淄博在线,淄博新闻网,淄博信息网,淄博信息港,淄博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淄博人才 >

甘州书院:地方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

时间:2018-01-13 10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张掖古城区南门内街东,有一处散发着浓郁人文气息的“甘泉书院”遗迹

  原标题:【绚丽甘肃】甘州书院:地方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

  甘泉书院旧址门口石碑

  重建的南华书院

  仿建的甘泉书院讲舍内景

  重建的甘泉书院 (本版图片均由作者提供)

  张掖市古城区南门内街东,有一处散发着浓郁人文气息的“甘泉书院”遗迹,自明洪武二十八年开设陕西行都司学,正德十二年易名甘泉书院,至清光绪三十年改为甘州府中学堂。在5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,甘泉书院的琅琅读书声响彻明清两代,为传承张掖地区文化,培养地方人才,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  丝路要冲:历代志士荟萃文化兴盛

  古甘州(因有甘泉而得州名)即今张掖市,地处河西走廊中段,发源于祁连山的全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流经全境,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人类活动。公元前111年设郡县,西汉时以“张国臂掖(张中国之掖〔腋〕,断匈奴右臂),以通西域”而得张掖郡名。历史上,月氏、匈奴、柔然、党项、吐蕃、蒙古等民族曾在张掖角逐争锋,匈奴、党项、蒙古等民族还在这里建立过管辖机构。

  丝绸之路从东向西,分别有南、中、北三条道路,都经过张掖,然后抵新疆向西方延伸去。汉张骞出使西域、唐玄奘西出取经、马可·波罗东游旅居、左宗棠新疆建功,无数商团使节、军旅僧众,经此处驻足打尖,消解路途疲惫,或贸易采购,或补充给养。从而使张掖成为古代中原通往西亚、东欧各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和友好往来的要冲,也成为古代西北地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外交活动中心之一,历代中原王朝无不在这里筑城堡、建要塞、设烽燧。丝绸之路开了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融合的先河,而雄踞于丝绸古道上的张掖,为丝绸之路畅通和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,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  张掖历史文化底蕴深厚,不仅有5000年前的民乐东西灰山、山丹四坝滩等遗址的农耕、游牧文化根基,还有民族文化、农耕文化、游牧文化、丝路文化、长城文化、军旅文化、佛教文化等积淀融合。历代仁人志士荟萃,励精图治经略张掖,传播中原文化的文明成果。早在西汉时,博望侯张骞几次出使西域,在河西走廊遍访民情风俗,山川物产。骠骑将军霍去病“河西之战”大捷,驻牧河西的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率众降汉。张骞即建议汉武帝设张掖等四郡,移民屯田开发河西。西汉末年,群雄割据,中原战乱频频,而窦融经略张掖,百姓安居乐业,经济文化繁荣。《后汉书》记载,“窦融据河西时,天下扰乱,唯河西独安……安定、北地、上郡流人避凶饥者,归之不绝。”那时,曾有多位流亡的饱学之士前来张掖躲避战乱,他们在留居期间,为中原文化在张掖的传播,倾注了辛勤的汗水。

  《中国通史简编》称:“十六国(公元304年—公元439年)以来,河西是当时北中国保存汉族传统文化最多,又是接受西方文化最早的地区。”东晋时期(公元317年—公元420年),著名高僧法显西行,去印度求取经卷途经张掖,受到沮渠蒙逊的热情接待,法显在张掖宣讲佛经多日,以扩大佛教文化在张掖的影响。沮渠蒙逊在张掖建立北凉国,重视经济,大兴儒学,对安定社会、缓和民族矛盾、促进文化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。同时,扩大同西域各国的文化交流,当地音乐、歌舞与龟兹乐相结合,形成了《秦汉伎》。张掖成为当时中国北方的文化中心之一。北魏时期,被称为《西凉乐》的《秦汉伎》传入中原,成为北朝宫廷的国乐。

  西魏废帝三年(公元554年),张掖因境内之甘泉闻名遐迩而更名甘州。至隋唐时期,张掖民间贸易与官方贸易繁盛,“西域诸胡多至张掖交市”。“交市”也称“互市”,隋炀帝派西域校尉裴矩掌管具体事宜。裴矩著《西域图记》三卷献炀帝,并极力劝说炀帝西巡。大业五年(公元609年)三月,炀帝西巡,亲率大军击败吐谷浑,经大斗拔谷(今民乐扁都口)至张掖,用六天时间视察裴矩掌管的“互市”,接见并下诏对“才艺优洽,膂力骁壮,超绝等伦,在官勤奋,堪理政事,立性正直,不避强御的四科举人”予以嘉奖。唐代张掖经济文化繁荣,有多位诗人驻足甘州,留下了不朽的诗篇。而且在长期的东西方文化交流中,富有当地特色的音乐、舞蹈,大量融入了西域的音乐、舞蹈元素,形成了一大批如《甘州破》《甘州子》《八声甘州》《甘州曲》《胡腾舞》等独具特色的甘州音乐(含词牌等)、舞蹈。唐末,回鹘、吐蕃占据甘州,经济萧条文化衰退,但以河西“宝卷”“曲艺”为主要形式的民间说唱文学,仍在张掖普遍流行。

  北宋大中祥符年间,党项族与甘州回鹘争夺甘州的战争连绵不断,公元1028年,党项族首领李元昊击败甘州回鹘,占领甘州。李元昊重视商品贸易,兴修水利,发展农牧业,推广教育,甘州文化得以传承发展。元朝于公元1279年置甘肃行省,以张掖为省会。甘州成为河西走廊驿道的中枢和茶叶外贸转口城市,商品交易频繁。意大利旅行家马可·波罗前往上都途中,曾旅居甘州一年多,在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中,记述了当时张掖的富庶、城市的规模、宗教寺庙的宏伟,以及文化教育的兴盛程度。

  明朝时期,张掖为陕西行都司治所,甘肃巡抚都察院驻张掖。明王朝大力发展文化教育,施行了较完备的学校制度和科举制度,张掖建设了一大批书院、学堂,从而使张掖文化教育得到长足发展,甘州进士、举人人才辈出。清朝时张掖为甘肃镇治所,甘肃提督统军驻地。这一时期张掖崇尚文化教育,书院、社学遍布城乡;戏班众多,剧目繁多,张掖戏剧空前繁荣。

  崇文重教:明清两代张掖书院众多

  “不望祁连山顶雪,错把张掖认江南”。张掖水资源充沛、绿洲面积大、商贸繁荣、气候宜人,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物华天宝、人杰地灵之地,素有“金张掖”的美誉。这里民风敦厚淳朴,有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之风。明清时期崇文重教,甘州城不仅有“半城芦苇、半城塔影”,而且有“半城书院、半城寺庙”,兴教求学之风,长盛不衰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